曾有32000人独孤死去

分享到:

飞盘奇门 www.w3oz.com   你最怕那种死法?

  如果是我,我会说最怕一个人死在家里,直到尸体发臭才被发现。

  然而2010年的日本,有3万2千人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世界。其中一个,是在死后三个月尸体变身一堆白骨时才被发现。

  这种死法在日本被称为“无缘死”。在NHK的一系列报道下,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,从一个无名死者一直挖到社会高速发展的另一面——无缘社会。

 何为无缘社会?书里是这么定义的。

  “高龄、少子、失业、不婚、城市化,造就了这样一批人,他们活着,没有人和他们联系,他们没有工作,没有配偶,没有儿女,也不回家乡;他们死了,没有人知道,即使被发现,也没有人认领他们的尸体,甚至无法知道他们 姓甚名谁,他们的人生被总结为寥寥几个字的遗骨认领布告,他们被称为“无缘死者”,他们所在的社会也会渐渐从“有缘社会”变成“无缘社会”。”

  这些无人认领的尸体,有些会被寺庙接收、有些葬在当地的公共墓地,还有一些会自动变为捐献遗体。

  “捐献遗体编号:683.

  常川善治君现在被安放在这里”

  从一个名字变成一个编号,这是一个无缘死者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点讯息。

  “无缘社会”正在向我们靠近

  生死之外无大事,出生时被怜爱,死去的时候却无人在意,相信没有人愿意这样凄惨死去。但这明显不是个别现象,甚至不是某一个特定年龄群体的特有表现。

  系列报导播出后,NHK节目组收到一万四千多个电话,令人惊讶的是,其中很多都来自年轻人,他们一边向节目组倾诉自己苦闷的生活,同时深感担忧:无缘死很可能就是自己最后的归宿。

 显然,无缘死是日本整个社会都要面对的重要课题。而崇尚“热闹”和“团圆”的我们,是否可以认为“无缘社会”与己无关?

  观察几组与“无缘社会”有关的数据,就能知道无缘社会正在向我们靠近。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:2016年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3086万人,占总人口的16.7%;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003万人,占总人口的10.8%。

  相比日本用了24年、法国用了115年进入老年化,中国只用了18年,这一的火箭速度也意味着,在享受了巨大的人口红利后,超重的养老负担随着而来。

  同时,核心家庭的稳定程度也越来越低。

  皮尤研究中心最新的报告显示:相比起2000年57%的结婚率,最新的结婚率下降到了51%,更不用说对比1960年72%的结婚率。而下降最为严重的年龄区间,是29岁及以下的人群。已婚的成年人很快就会变成少数。

  数据还显示,就业率增长率从2014年开始就持续下滑,人口依然源源不断往大城市集中。最终,《无缘社会》里提到的导致最后无缘死的因素,我们没有一个跳过。

  十级孤独,无缘死才是最终极

  以上数据其实还不足以说明,日本已经显现的无缘社会就是我们的将来,因为,情感因素是无缘社会不可或缺的催化剂。

  日本不愿意麻烦别人的社会氛围,让人与人之间的缘越来越弱。仅是工作变动、婚姻破裂就可能彻底切断彼此之间的缘。

  书里提到,生活着900多户人的小区,寂静到从屋里传来的电视机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有这样的社会氛围,才会有老人临到生命终结,连子女都不愿“麻烦”,然后孤独死去?;蛘咭蛭嗄瓴涣?,不愿继承亲人骨灰的事情。

  由此得出, “无缘死”这一社会现象只属于日本是很正常的结论,毕竟我们对日本的刻板印象,就是人情冷漠。但是,只要你留心生活就会发现,在情感上,我们也在向“无缘社会”过渡。

  不止一个朋友告诉我,睡不着的时候,会“调戏”10086,把这个号码备注成自己喜欢的明星,不停地打电话或发短信。

  很多人也有过这样的体验,生日的时候只有10086、信用卡、或者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注的淘宝店铺才会发来祝福。

  住了三四年的室友,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 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,但都指向一点:人与人之间的“缘”越来越弱。

  《无缘社会》一书,用一个老人之口概括这样的生存现状:“与别人失去关联,就像是一种活着的孤独死。没有一个人关心你,你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,这样的话,不管活着还是死了,不都是一样的吗?”

  微博上曾经流行过一个孤独十级清单,很多人对号入座,并半开玩笑晒出自己是几级孤独。然而在我看来,相比一个人吃火锅,一个人做手术这类,“无缘死”可能才是终极孤独。

生不能由自己做主,死是否可以?

  这些无缘死并不是因为他们生前没有认真生活,相反,很多人的努力程度甚至可以用垂死挣扎来形容。

  有的人勤勤恳恳20年没有迟到过,却因为公司倒闭而失业。职场缘一切断,家庭缘紧跟其后。不想拖累家庭,只能躲在一角,等待生命中最后的时刻。又或者因为家庭拖累,最终没有成家生子,等亲人一个个去世,最后只有自己独自面对死亡。

  然而活着的时候,他们也是某人疼爱的孩子,3万2千人的数字背后,藏着一个又一个曾经鲜活过的生命,他们欢笑过,也体验过人生的快乐,想到此,便难免物伤其类。

  书中最后给出了简单的解决办法,就是依靠社会团体,让这些人重新与社会结缘。但这样的办法,能解决的可能只是几个、几十个人的问题,对于一种社会想象,不能不说势单力薄。

  本文并不讨论解决办法,而是将这一现实抛出来,知道这可能是我们人生的一种归宿。生死之外无大事,生不能由自己做主,不知道死是否可以?
 

欢迎转载趣闻猎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飞盘奇门 (www.w3oz.com)

趣闻猎奇微信公众号:quwenlieqi
关注趣闻猎奇公众号,订阅更多奇闻趣事
分享到
表个态吧 点个赞 (1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