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才是真正的久别重逢

分享到:

飞盘奇门 www.w3oz.com 对于你们的见面,你又有多少期待

  春节过后,听好多同事说,他与他们的初中同学或者高中学,年前,在同学群里,每个人都热切地盼望着春节能聚一聚,好好聊聊,畅叙一二十年恒久不变的情谊。

  男同学,女同学,每个人都争先恐后,抢着发言,争着表态,惟恐自己在同学面前显得不够真诚,不够热忱。原来性格开朗,豪爽大方,快言快语的同学自不必说,连那些读书期间三个石磙压不出一个屁来的同学,也如脱胎换骨一般,叽叽喳喳,七言八语,积极参与,踊跃大开金口。

  若哪位同学稍微露出些许回不来的口气时,立马招来所有同学的口诛笔伐,众口烁金,焚身销骨,被口水快淹死的同学赶紧表态,尽一切所能,就是下刀子落炮弹,也要跨洋越海,泥马渡江,准时赴会。

  一切的一切,都要以与同学见面为第一头等大事。

  群里的同学要尽一切可能,将手头的工作压一压,将时间如海绵里的水使劲挤一挤,尽量按时在群里冒泡,讨论商榷,表决聚会的时间,地点,流程,等等。之后,各位在外混得好的大小老板,各级政府要员,以及一切成功人士,向大家的努力致谢,为大家的一二十年不变的兄弟姐妹情谊坚如磐石,风雨不移而致敬。

 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,大家也都懂得,哗啦啦,哗啦啦,一阵又一阵的红包雨在头上掠过,在手指划过,在心头藏着。手快有手慢无,一分也是爱,二分爱上爱,三分谢谢你的爱。

  然后,就是倒计时,每个人都扳着指头算着各自回家的日子。若有一个人回,必在群里发各种沿途美景,各种堵车见闻,各样急迫心情,恨不能肋生双翅,脚蹬风火轮,抑或如大师兄般一个斤斗下来,马上能与各位老友深情相拥。先回的,就会发出各种催促,各种劝导,各式恩断义绝的假态势,清点着那些尚未踏上归途的游子。

  陆陆续续地,日子近了,该回的也回了。对于那些没回的,只能抱以严厉的谴责,深切的问候,无以言表的遗憾以及只能再望来年的期许。

  终于聚会了。碰到原来玩得好的,来一个夸张的拥抱,对于一般交情的,握握手以示尊重,还有的,只能记得名字这个符号了,绞尽脑汁,却想不起面前这个人竟与自己同过窗,共过学,也只能颔颔首了。

  然后,就是什么张总,李总,王局,周团的,互相围着,彼此恭维,就象妓女与嫖客打情骂俏,热情得一踏糊涂。

 再接下来,自然就谈到你的车多少钱,他的公司规模多大,我的小孩多么有出息,等等可以拿得出手的都拿出来,先谦谦如君子,后跃跃似小丑,抑扬顿挫间,尽是繁华阅尽,辉煌依旧。

  而那些混得不好的,就只能讪讪地接上一两句,尽管牛头不对马口,又或者只顾低头喝闷酒,一声不吭,也有的强颜欢笑,对着某个型男说,当年你还一直跟我洗衣打饭呢。

  也有一些男同学看到如今依然光采照人的女同学,嬉皮笑脸地凑上前去,说当初如何如何地暗恋她,至今仍然是他的不老女神,能否缘分再续,共谱传奇,哄堂大笑间,别人也不会较真,彼此也不会探究原来是否真的恋过。

  觥筹交错间,你敬我的酒,我罚你的杯,他放你的水,你揩我的油,我耍他的赖。气氛热烈,情绪饱满,斗志昂扬。

  然而,喧哗嘈杂犹如激流中的泡沫,打两个转,旋几道弯,来来回回碰撞几下,就破了碎了没了。

  总会有人落寞,总会有人踌躇,也会有人神伤,更多的人敷衍,更多的人强装欢颜,太多的人戴着面具狂欢。场面上的事,毕业这么多年,大家都不是小孩,阅人无数历事汪洋,大家都意领神会。虽说大多人唾沫横飞,妙语连珠,可依然有些人一个劲地低头玩手机,与其他的朋友在热情地联系,甜蜜地沟通,人在此圈心在彼圈。

  你有你新的圈子,我有我别的知己。你行走在云端,我徜徉在大地。你做五金,他弄房地产,我谋食在服务行业。虽然曾经知根知底,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不曾融入我的生活,我不曾涉足他的领域,我们改变的不仅仅是容颜,还有脾性,物质条件,精神追求。

我们已经改变了太多太多,我们无话可说的尴尬也越来越多。哪怕曾经亲如手足,再见面也只是那几句,你现在做什么,在哪儿住了,有几个小孩,小孩多大了,等彼此一问完,往往是一阵难堪的沉默,然后再没话找说,曾经你睡在我下铺,曾经我抄过你的作业,将那些已述说过千遍万遍的太多太多的曾经,再曾经一次又何妨。

  这不,酒席一散,合影一留,大家纷纷惜别。你叫我无论如何要去你家嘬一顿,我叫他一定要抽空去我家好好坐坐,好一阵手忙脚乱的邀请,好一幕难舍难分的画面。然后,有车的,绝尘而去,走路的,踏歌而行,喝醉的,长啸九天,清醒的,一声轻叹。一刹那间,各自散去,原本沸反盈天的街道,归于沉寂,仿佛一切不曾发生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,你或许倚门而望,或许一直信息,期望你所约的同学能按时来家小聚??墒?,要么A同学忙,要么B同学有事,或者C同学已经关机。而你在同学群里呼唤,根本就无人理你,本来你想去A家,或许你们相距只不过方圆几里,现在你也根本提不起兴趣。

  而刚刚相聚的一幕,还存在脑海,却已经犹如过了千万年,合的影你还不曾上传,却已经感觉不到亲切的气息,你们的距离却仿佛由于相聚而更加远了。

  也许,距离产生美,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。我们的相见,也许真的不如不见。

  然后,再过几天,就有同学纷纷离开故乡了。群里又开始热闹了,各种祝福也纷至沓来,一路顺风,平安到达,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大发,等等。

  之后,又是各种堵车见闻,各种美景记录,各种不舍心情,一路抛撒,一路飞扬,希望每一位同学都能体会。

  到达目的地,稳定下来后,开始纷纷发表对聚会的看法,各种兴奋,各种难忘,各种感慨,千言难尽,让那些没有回来的同学懊恼万分,追悔不已,并发誓明年一定回来。

  之后,就是对未来的展望,期待明年早点到来,再次相聚,将聚会办得更完美,人员更多,声势更壮大,以聚会为纽带,借聚会的契机,将同学们的友谊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,??菔?,地老天荒,友谊长存!

 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

  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

  天地合,

  乃敢与君绝!

  之后,我们都期待明年。

  明年,我们还聚吗?

  其实,对于我们的重逢,期望值真的别太高。

  我有一个朋友,他在读书期间,与同桌甚至亲过兄弟,长期两人似一人,粘在一起,谁也辦不开。只是,毕业后,世事纷扰,一二十年来,一直不曾联系。他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寻找,费了无数精力,前段时间终于联系上了。这么多年来,他们一直工作在原来的县城里,就是一直没有彼此的消息。

  他约了朋友在他家聚聚,约了好几次,朋友才姗姗来迟。见了面,彼此竟有些迟疑,他们的容颜已完全改变,找不到记忆里的一丁点熟悉。但必竟曾经那么要好过,话匣子也一下子打开了,等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抖落完,三五杯小酒下肚,相互瞪着赤红的眼,好半天找不到话题。而彼此的手机又不合时宜阵阵想起,高声接听中,又是其他的朋友在约起,要么谈业务,要么接生意,要么催促着要进入另一个圈子里。喝着喝着,已经提不起太多的兴趣了,只能匆忙收场,嘴里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,下次一定好好再聚,不醉不休。

  分别后,头一两天,互相还频繁地用微信联系,可慢慢地,越来越少了,有时十几天也是常事,朋友经常盯着朋友的头像,一发呆就是几个小时,却无法再有勇气。

  他们的身份悬殊并不大,只因长期不在一起,各自的经历,各自的际遇都有太大的差异,各自都有各自的世界了,兴趣,品位都已不知不觉地改变了,我们都不能回到从前了,我非我而你也非你了。对不起只是一种无奈的掩饰,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,这个世界容不得你半点犹豫了,平安着就好,也不必彼此苛求了,没必要将彼此完全混同,圈子不同,何必强融。

  你的前半生我已经参与,你的后半生又遇到更美的风景,又能有更了解的知己,我又何必不识趣地再插上一腿。

  只要你还记得我,哪怕只是一刹那间,我也心满意足,我的期望并不高,见不见面不重要,重要的是各自安好,便是晴天。
 

欢迎转载趣闻猎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飞盘奇门 (www.w3oz.com)

趣闻猎奇微信公众号:quwenlieqi
关注趣闻猎奇公众号,订阅更多奇闻趣事
分享到
表个态吧 点个赞 (0)